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

浏览量:514 点赞:171 收藏:261 2020-06-13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

欧盟最近离奇对棕油穷追猛打,部分成员国甚至立法禁止进口棕油。吊诡的是,我国有生产具规模、符合环保原则的永续棕油,却无人问津。


有人质疑,欧盟所做的,是真的在为环保声张正义,还是纯粹只为保护大豆而抵制棕油?

别忘了,大豆油和棕油是可互相取代的农产品。这种具偏颇的政策,理所当然地会成为歧视政策。

另外,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棕油产国之一,大马业者在面对永续发展上面对什幺问题?成天喧哗抵制非永续商品的永续棕油买家,又在哪里呢?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

欧盟双重标准冲击出口
大马棕油何去何从?


我国经济多元化,除了大家熟知的石油和天然气、矿业外,另一个贡献显着的就是棕油领域。

据大马对外贸易发展局(MATRADE)的数据,棕油产品占去年全年出口总额3.9%,经济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4.5%。

这样的经济贡献比重不可忽略,它的出口地位犹如原油、天然气、光学和科学仪器、机械与设备零件的地位一致,任何风吹草动,势必冲击我国经济。

不过换个角度来说,若欧盟的要求能引起我国棕油领域的改革提升,全面实行永续操作和贯彻执行工业4.0模式,或许也是一件好事。然而,事实真的如此吗?

在谈棕油领域的现况前,先说说我国经济的历史吧……

在上个世纪60年代前,我国经济还未全面现代化,国内生产人均低于300美元,高度仰赖橡胶和锡产品。

据大马棕油协会的资料,油棕树源自西非区域,英殖民政府在1870年代引入这种植物到马来半岛,并在1917年与雪兰莪的Tennamaran Estate展开首个商业种植。

来到1960年代,为了多元化经济收入来源,我国政府提出加强棕油领域发展计划,此时就有联邦土地发展局的诞生。

据大马棕油协会旗下的项目单位The Palm Oil(简称TPO)官网说法,上述发展让大马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当时最大棕油出口国,并且将生活在贫穷状况的人口比重,从当时的50%减少至目前的低于5%。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我国40%的种植区都是小园地,由一群小园主栽种、管理和收割。

助小园主增加收入

之所以能成功大幅度减少贫穷,是因为40%的种植区都是小园地,由一群小园主栽种、管理和收割。在发展棕油领域后,这些小园主的收入大幅提高,改善了生活品质。

根据TPO的数据,国内目前拥有30万名小园主,分别经营面积介于4至40公顷不等的油棕树园区,每年共生产1800万吨棕油。

时隔近50年后,小园主们面对极为棘手的问题,就是能否生产符合环保概念的永续棕油?

有关油棕领域的争议,在近几十年来不断发酵,在最近,激烈的情绪更升至另一极端程度,尤其是欧盟。

彭博社在早前报道列出当地现象:英国连锁超市冰岛食品和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组织,播放具误导性的反棕油运动视频,事后被英国监管单位禁止;部分环保组织更是连名带姓点名和辱骂购买非永续棕油的买家。

不过,这一些高举鲜明环保主义旗帜的欧洲“清高者”,并没有对非永续的大豆有那幺同样激烈的反应,可说是活生生的双重标准!

3大吊诡现象:
1.只禁棕油偏爱大豆

欧盟的举措之所以被部分棕油产国称为歧视政策,是因为同样大规模破坏环境的大豆种植和黄牛养殖,却没有纳入被限制的名单内。

惠誉解决方案大宗商品主管奥里利亚比迪士表示,欧盟计划通过法案的有趣点是,虽然大豆种植和黄牛养殖领域在过去两年的森林砍伐活动日益严重,且目前很可能仍在高位,但没有列入限制名单内。

据TPO的数据,要生产1吨油产品,只需种植0.26公顷油棕树。反观,若要从大豆、向日葵(葵花籽油)和油菜籽制造出1吨的油,则各别需要2.2公顷、2公顷和1.5公顷的种植面积。在这局势下,棕油生产国已准备面对最坏情况。

棕油生产国委员会执行董事马亨德拉称,若欧盟继续歧视棕油,将向世界贸易组织投报。

贡献全球棕油产量达90%的大马、印尼和哥伦比亚的代表,近期将会面商讨对策。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大豆种植没有纳入被限制的名单内。

欧盟挺环保言行不一

“有便宜的为何要选贵的?”

不同于欧盟的说法,全球大型棕油生产商都在加紧努力,以更为永续的方式来运作。然而吊诡的是,市场上只有非常少的买家,愿意为环保这门玩意支付更多,购买较为昂贵的永续棕油产品。

彭博社引述一家商品认证行业机构的数据,永续棕油产品的产量再创纪录,达到每年1360万公吨,占全球产量约20%。然而,据森那美种植(SIMEPLT,5285,主板种植股)公司的说法,在这20%的比重中,只有一半是作为永续棕油出售,因为生产成本过高,几乎没有人愿意支付相比普通棕油产品价格高的溢价。

该公司永续发展总监西蒙洛提到,买家不想购买昂贵的永续棕油产品,这让种植业者越来越不满,认为供应链中的其他参与者只是空口说,没有实际支持。

棕油课题之所以会引发争议,特别是在时常高举环保旗帜来对他国指指点点的欧美国家,是因为砍伐森林和垂死的人猿画面,让这些区域的民众普遍反对棕油产品。不过,在生产永续棕油产品后,消费者却不买单,依旧选择较便宜的非永续棕油产品,与他们提出所谓的环保言论不一致。

若相比两者价钱,获得永续认证的棕油价格,比没有认证的每吨高出30美元(约123令吉)。

滞销货被迫亏本卖

森那美种植透露,为了获得所谓的永续认证,业者不得不为每吨棕油产品增加8至12美元(32至49令吉)成本,这并不包括其他相关费用,如审核费、物流和环境评估费用等等。

该公司更指出,他们只能以高出非认证棕油的50%溢价,卖出认证产品。其余的则被归纳入非认证产品组合,没有任何附加价值。

荷兰合作银行的谷物与油籽分析员奥斯卡塔克拉说,这些种植公司不得不以低于成本的价格,出售这些永续棕油产品,而不是继续库存至报销。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吉百利巧克力制造商确保可追溯棕油的源头。

2.企业赚钱至上避环保

那幺,谁没有积极买入永续棕油呢?

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数据,印度、中国等买家对永续棕油的需求仍偏低。该基金全球棕油部主席伊丽莎白克拉克指出,在企图通过罢买棕油的欧洲里,多数公司没有百分之百采购永续棕油产品。

别再说种植业者转型慢,那些企业大买家的反应也不过如此,只是要求这些棕油产品“能追溯来源地”而已。比如吉百利巧克力制造商美国亿滋国际与供应商合作,仅确保可追溯棕油的源头。

雀巢公司在2017年采购的棕油中,超过一半能追溯至种植园,并制定在2023年才购买永续棕油产品。

成立于2004年的棕油永续发展圆桌会议,负责评估棕油产品,是目前永续棕油产品的认证标准。

市场的承诺与采用永续棕油认证条例,将刺激永续棕油。

虽然零售商成员几乎都购买认证棕油,但加工、贸易和消费品制造商却不屑一顾永续概念,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

对绿色和平组织而言,负责任的棕油生产商确实愿意花费更多以提升素质,但消费产品制造商公司应该为此付费,以鼓励棕油行业转型,达到双赢局面。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绿色和平组织监督棕油业者。

绿色和平:反对毁林

被无辜标签“偏颇反棕油”的绿色和平组织重申立场,该组织反对任何一切破坏森林的大型经济活动,包括大豆和棕油种植等。

绿色和平马来西亚事务协调员王佳骏在接受《》专访提到,该组织监督棕油业者的同时,在美洲的团队也抗议大豆领域的破坏环境种植活动。

“因此就出现让人啼笑皆非的窘境,即大豆企业怀疑我们被棕油业者收买,而棕油企业也认为我们和大豆同一阵线。事实上,任何破坏森林的商业活动,我们都坚决反对。”

王佳骏澄清,该组织由始至终都不认同抵制棕油的手段,因为这无法解决环境破坏的问题。

“由于种植效率相对较高,油棕树的同一种植面积可以生产较多油量,若抵制棕油,将导致消费者转购其他种植效率较低的植物油,如大豆油、菜籽油、葵花油。因此,抵制的手段只会加剧毁林危机,弄巧成拙。

“从事油棕种植不是问题,但业者不应该采用非永续方式来经营,所以我们需要更多业者兑现‘不毁林、不开垦泥炭地、不侵害人权’的承诺,否则,环境灾害将更严重。”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王佳骏

3.欧盟推卸环境责任

棕油的课题越演越烈,在投资市场的眼中,又如何看待这个涉及国家经济利益的课题呢?

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在接受《》电访时,提出较为乐观的看法,认为这只是短期的挑战,而且相信通过提升产业的永续作业,绝对利好整体产量和盈利表现。

黄德明指出,我国要迈向高收入国,工业技术都必须赶上趋势,迈向永续且高科技经营。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黄德明

“作为负责任的企业,乃至棕油生产国,我们更应该担当起保护环境的大任,同时积极提升产能和技术。”

不过,Inter Pacific研究主管冯廷秀在电访中则认为,欧盟的决策确实对我国极为不公平,而且有推卸责任嫌疑,将他们所产生的环境破坏,追究在亚洲业者身上。

“他们(欧盟)声称,这些种植区域的原始森林是属于全球人类的遗产,所以发声抵制棕油。然而,他们早前为了种植大豆而砍伐的大片森林,不是全人类的自然遗产吗?”

棕油生产国委员会执行董事马亨德拉也直言,欧洲在过去已摧毁绝大部分当地的高碳库存土地,成为主要的污染制造者;如今还试图将这环境污染责任推卸到棕油生产国身上。

西方盲从反棕油

假设业者改变营运方式,将所有的棕油转型为永续产品,不就扩大棕油业者国外市场了吗?然而,冯廷秀不这样认为。

“西方媒体在过去大肆渲染有关棕油的不正确资讯,将环境破坏甚至生物绝种和温室效应的现象,全盘归咎于棕油领域。”

他续说,西方媒体资讯中掺杂砍伐森林和人猿垂死的画面,成功的将这些过度夸大的资讯植入骨子里。然而,他们却避谈大豆破坏环境的现象,保护自身利益。

“随后就出现一些企业主打‘无棕油成分’的产品,掀起‘以无棕油为荣’的社会氛围。因此,就算我们所生产的棕油完完全全符合永续准则,都没有办法销售给西方市场,因为他们早已根深柢固盲目地反棕油。”

【独家】打环保牌也无人问津 马欧棕油战伤很大 冯廷秀

伐木严重难辞其咎

因伐木猖獗,我国立场吃亏,那幺,政府可以做什幺呢?冯廷秀悲观地认为,归咎于前朝政府和州政府,国内的伐木现象仍严重,这些画面被西方媒体拍摄,并与棕油课题一起炒作。

“我曾在飞往东马的班机上,从窗口往砂拉越州内陆遥望,看到非常明显的森林砍伐活动,一辆又一辆的大罗里载满树桐往外行驶。

“政府都没有严正看待森林破坏的问题,砍伐活动依旧进行。因此,哪怕业者在油棕种植上采纳永续准则,欧盟在油棕课题上都拿我国的伐木课题炒作,我们有如哑子吃黄连,有苦难言,处在非常被动的发言立场。”

冯廷秀说,他过去2年不看好种植领域,如今情况稍好转。

“马中近期签署购买棕油的协议,这消息微幅刺激了原棕油价格。中国也向美国增购大豆,在激励大豆价格之际,也拉高了棕油价格。印度也调低进口税,激励当地棕油销售。”

不过,整体出口表现仍然疲软,归咎于欧盟需求下跌。若要稳定棕油价格,我国政府应该要与其他主要棕油产国联手减产。

不公政策破坏自贸

欧盟禁止棕油的举措,有如美国对付中国,采用保护主义来维护自身利益,破坏公平自由的全球贸易原则。

西方列强在过去300年建立了游戏规则,而随着亚洲新兴国家崛起强大,欧美国家不选择大方迎战,反而选择以不平等条约试图取巧得胜。

环境保护固然重要,不过,万物之间的交易必须有取有得:若要他人生产永续产品,就要有庞大的需求市场出现,否则这种永续转型无法进行。

其实最可怜的是,欧美民众在媒体大肆渲染下盲从地反棕油,却让另一个环境凶手——大豆业者渔翁得利。

欧洲消费者或许在这场较劲中,仅仅是充当一枚棋子,而最大的输家,也许是全人类。

独家报道:刘颖证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